卵巢-肾上腺-甲状腺(轴)的不平衡



引言:

内分泌系统是由位于整个身体的8个不同的腺体组成。对女性来说,其中最重要的3个是卵巢、肾上腺和甲状腺。

对肾上腺和卵巢的控制开始于下丘脑。具体来说,通过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来调节肾上腺。通过下丘脑-肾上腺-卵巢轴调节卵巢激素。每一个最终器官(肾上腺、甲状腺和卵巢)能分泌多种激素,进一步对身体替它部位发挥其作用。另外,每一个最终器官通过一系列网络或轴与其他器官系统的激素结合在一起。

这样一个复杂的激素轴,与肾上腺、甲状腺和卵巢有关系。这个轴叫作卵巢-肾上腺-甲状腺(OAT)轴。一个器官发生什么情况会有生理、临床或亚临床表现。如果肾上腺比较弱,那么会并发甲状腺故障和月经不调。同样地,甲状腺不活跃常常使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恶化。最后,患卵巢激素失衡例如雌激素主导的病人常常会加重任何已经存在的亚临床甲减。

此轴的3个器官必须都在一个最佳的平衡状态,女性才会感觉良好。像一个三角凳,对于凳子来说,3只腿必须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坐上去才会安全。令人讨厌的是,OAT轴即使在最温和的状态时,不平衡也会导致很多病情,严重时会致残。

OAT Axis

OAT轴失衡的病人常见的特征是一个混合的症状,这暗示了肾上腺、甲状腺和卵巢同时代谢失偿。已经存在的症状常常,但并不总是,暗示了肾上腺疲劳、雌激素主导和甲减。通常它们可能包括失眠、疲劳、慢性疲劳、关节痛、体力不支、脑昏、糖不耐受、糖尿病、皮肤干、感觉冷、新陈代谢缓慢、很难减重、经前综合症、子宫内膜异位、月经周期不规律、纤维囊性乳腺病、焦虑、抑郁和脂肪堆积在腰部。

取出卵巢仍然会有OAT轴失衡,因为这涉及到雌激素的失衡,而雌激素并不仅仅只在卵巢中产生。肾上腺和脂肪组织(脂肪细胞)也是分泌激素的活跃的地方。

OAT轴失衡说明雌激素轴也处于不规则状态,这已经被传统医学所认可。其表现可以是临床或亚临床的。因为它的临床表现表明多个内分泌系统失衡混在一起,因此没有明确的方法可以隔离和精确的识别这种不平衡状态的高精确性。目前我们对这种状态的理解主要来自于临床经验和案例研究。因此,目前应该将OAT轴失衡当作一种临床状态,这更合适,而不是当作一种疾病状态。当传统的内分泌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够舒缓这种多器官临床状态,而且当传统的调查方法已经用完,我们应该考虑将常见的卵巢、肾上腺和甲状腺系统失衡结合在一起。

因为很多症状似乎令人费解和多样化,所以医生,甚至是那些以自然为本的人也会容易被打败。

男性也常常会出现这种不平衡状态,伴随着性欲低,睾丸激素就会代替不平衡的卵巢激素。低的雄激素水平也会影响甲状腺和肾上腺功能。

为了更好的了解这种不平衡,我们要分别探讨这三个器官系统如何作用于OAT轴。

卵巢系统(男性可以忽略这个阶段,直接进行到肾上腺疲劳综合症阶段)

卵巢通常通过自我调节的关键激素来维持激素的控制,包括雌激素和它的相反激素雄激素)。雌激素是由卵巢、卵泡、肾上腺和脂肪细胞产生。雄激素几乎完全是由黄体产生,黄体是小质量的脂肪细胞,由卵泡在排卵时排出卵子后产生的。

孕激素是雌激素的拮抗剂。例如,当孕激素保护乳腺囊肿时,雌激素刺激乳腺囊肿。雌激素提高了盐和水潴留,而孕激素是一种天然利尿剂。雌激素与乳腺癌和子宫内膜癌有关,然而孕激素具有防癌作用。研究发现绝经前的女性缺乏孕激素,她们患乳腺癌的几率是正常女性的5.4倍。

下表很清楚的表明了孕激素和雌激素是如何彼此平衡的。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两种激素都是维持身体最佳功能的必须激素。如果体内没有同样的雌激素在发挥作用,孕激素也不能工作。

雌激素效应 孕激素效应
子宫内膜增值的原因 维持分泌期子宫内膜
产生乳腺癌 防止纤维囊性乳腺,预防乳腺癌
增加体内脂肪 帮助利用脂肪提供能量
增加子宫内膜癌的几率 防止子宫内膜癌
轻度一直破骨细胞功能 促进成骨细胞功能,导致骨骼生长
降低血管张力 恢复血管张力
提高血栓的几率 使血栓正常

雌激素和孕激素同时工作,相互制衡,实现男女激素的平衡。不是雌激素或孕激素的绝对缺乏,而是孕激素的相对缺乏导致的雌激素的相对优势,这是躲在OAT轴不平衡后面的主要原因。

让我们来看一看。因为性激素如雌激素和孕激素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加会下降,那么对于接近绝经期和绝经期的女性来说,这两种激素的下降速率会发生巨大改变。从35岁到50岁,体内孕激素的分泌下降了75%。同样的时期,雌激素仅仅下降了大约35%。到了更年期,体内总孕激素量非常低,但是体内仍然有雌激素,大约是绝经期前的一半。当停止排卵,除了肾上腺还会分泌少量孕激素外,其它器官不再分泌。

随着雌激素逐渐下降,伴随着孕激素严重下降,体内没有足够孕激素抵消雌激素的量。这种状态称为雌激素的主导。30多岁的很多女性,绝经前(40多岁)的大多数女性和绝经期(50岁及50岁以上)的基本上所有女性会雌激素负荷,同时孕激素不足,因为这个时期生理上的分泌会严重下降。

主要的原因包括环境雌激素过多、肥胖、压力、不良的饮食习惯、缺乏锻炼和无雌素拮抗激素,可以补充雌素拮抗激素,作为激素替代疗法的一部分。此外,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和甲状腺不活跃会导致雌激素主导地位更严重。

患者典型的症状是雌激素主导,包括乳房发胀、无名指肿胀、急躁和易怒、月经周期前胃痉挛、月经不调、体液潴留、思维不清、抑郁和疲劳。这是多种疾病和以前认为毫无关系的症状的基本共同点。事实上,它们是同一种疾病在不同情况的不同体现。整个人的一生中雌激素分泌过多导致这种持续状态,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体现,刚开始是子宫内膜异位,然后是经前综合症,纤维囊性乳腺病,多囊性卵巢综合症,最后发展成纤维瘤和乳腺癌。

雌激素的主导地位和卵巢-肾上腺-甲状腺(OAT)轴

雌激素占主导地位会增加血液中的甲状腺结合蛋白。因此尽管组织中甲状腺激素不足,但是血液检测结果仍然有可能是正常的,这造成一种亚临床或临床甲状腺机能减退。

但雌激素水平高时,肾上腺就不能响应来自大脑的信号。也就是说,尽管大脑需要分泌更多的皮质醇,但是面对这种需要,肾上腺反应很迟钝。因此,相对于需求信号,皮质醇的输出是次优的。另外,雌激素通过干扰肾上腺皮质释放皮质醇来损坏肾上腺功能。高水平的雌激素导致皮质醇结合球蛋白相应的增加。反过来,皮质醇结核球蛋白干扰激素的功能和在血液中的循环。因此,雌激素占主导地位的女性可能在她们血液中有足够的皮质醇。她们的总皮质醇水平血液检测结果可能在正常范围内,但她们游离的、可利用的皮质醇水平可能比较低。因为只有游离皮质醇可以通过细胞膜和激活细胞内的受体,皮质醇的有效性在细胞水平上比较迟钝。

正如雌激素占主导地位可以促进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可以导致雌激素占主导地位。皮质醇是由分泌孕激素的肾上腺皮质产生。当肾上腺比较弱,有利于皮质醇的趋势是降低孕激素的输出。孕激素水平低是常见的结果,导致相对雌激素占主导地位状态和上面提到的许多不良后果。这就形成了一个不良的回路和恶性循环。过量的雌激素会影响甲状腺和肾上腺功能。反之,甲状腺功能失调和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导致雌激素占主导地位情况恶化。


肾上腺疲劳:

肾上腺是身体主要的压力控制系统。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是肾上腺行使正常功能能力的下降。它通常是由任何来源的长期压力(包括情绪、身体、精神或环境)超过身体承受的能力引起的。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具有光谱的非特异性的但往往使人衰弱的症状。这个病的发生常常是缓慢和不知不觉的。

导致肾上腺疲劳综合症的压力源包括愤怒、慢性疾病、抑郁、外科手术、高糖的摄入、过度运动和失眠,仅举几例。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最常被忽略的原因是长期或慢性感染。这种感染可以出现在临床上,没有任何明显的迹象。寄生虫和细菌感染包括鞭毛虫和幽门螺杆菌是常见的病因。

肾上腺疲劳综合症的症状和体征包括长胖的趋势,特别是腰周围,而且很难减掉;频繁患流感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而且症状往往比平常持续更长的时间;压力下颤抖;性欲降低;当仰卧起来时胸闷;大脑不清;下午能量不足;依赖咖啡来开始一天的工作;嗜咸和高脂肪食物;来历不明的慢性疼痛;度假后会感觉好些。不能通过任何症状或体征来明确诊断肾上腺疲劳综合症。作为一个整体,这些症状和体征形成了具体的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或者一个人在压力下的状态。

肾上腺疲劳综合症的发展过程:

阶段1:警觉反应(战斗或逃跑反应)。在这个阶段,身体感受到压力,从而产生许多积极的抗压力反应来降低压力水平。肾上腺在身体的能力范围内增加皮质醇的分泌,调节抗压力反应,通常没有代谢失偿的外在症状。病人可以进行正常的生活,但是没有注意到咖啡帮助度过一天,即使可能需要不断增加数量。

阶段2:抵制反应阶段。在长期或严重压力下,肾上腺最终无法满足身体对皮质醇的需求。可以进行正常的日常活动,但是一天结束后明显感到疲劳,身体比平常需要更多的休息来恢复。尽管经过一整夜的休息,早上身体并没有精神振作的感觉。开始觉得恐惧,人也会变得容易急躁。失眠成了家常便饭,而且很难入睡。同时也会频繁的惊醒。经常发生感染,开始出现经前综合症和月经不调,暗示肾上腺功能减退的症状越来越多(比如随着新陈代谢的减慢开始觉得冷)。

阶段3:衰竭。随着肾上腺功能进一步减弱,如果压力不降低,身体对肾上腺皮质激素的需求仍然不减少。肾上腺面临着巨大困难,可能不再满足对皮质醇日益增长的需求。皮质醇的输出可能到达平稳阶段,开始降低。这个发展过程常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逐渐发生,也许是好几年。

因为这个阶段发生的各种症状是错综复杂和势不可挡的,只是从临床识别的角度,将其进一步划分为四大相互重叠的阶段,也许能够有所帮助。每个阶段之间的界线是比较模糊的。他们并不代表绝对的连续渐变过程,也不应该这样看。如果不是全部也是大多数患肾上腺综合症的病人同时在每个阶段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症状和体征。这是常态。衰竭越发展,代表了更晚的阶段表现。

  • 阶段A-早期系统功能障碍。在这一阶段的早期,首先会出现轻微症状,接着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持续恶化,开始变成持续或慢性的。仅举几个症状,现在全天血压轻微的升高变低;轻度肌肉骨骼疼痛变成全天的慢性纤维肌痛;与间歇性感染相比,频繁的反复感染是常态;偶尔的“蓝色”心里感受变成轻度抑郁症;长期失眠,睡眠模式模式变得更凌乱;通常在偶尔紧张的日子结束后才会有的疲劳,现在每天都会发生。正常的日常活动有适度的减少。并非所有的器官在同一时间有同样程度的功能失调。本质上最弱的器官系统第一个出现代偿失调,而其他器官系统看起来是正常的。例如,一个人有严重的失眠症,但是除此以外,相对而言其他都是正常的。在自我指导方案或健康专业人士的照料下,患者实际上还是比较积极的。在这个阶段,通常会咨询很多医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常常并没有得到改善,而是实际上变得更糟。
     
  • 阶段B-多发性内分泌轴失衡。我们身体内的激素系统常常与一系列轴联系到一起以发挥最佳功能。女性的卵巢-肾上腺-甲状腺(OAT)轴和男性的肾上腺-甲状腺(AT)轴特别重要。当这些轴变得不平衡,不利的负反馈回路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级联的代偿失调,这同时涉及到许多器官系统。女性中典型的表现是甲状腺失活的症状、卵巢激素不平衡和肾上腺皮质功能低。卵巢-肾上腺-甲状腺轴不平衡和肾上腺-甲状腺轴不平衡是两个例子,涉及到女性的关键轴。男性的肾上腺-甲状腺可能会受到影响。
     
    患者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持续恶化,进入一个混乱的状态。他们不能在逻辑上剖析多个激素轴失衡的无数的系统表现。许多传统的和以自然为本医生的都无法理解这个阶段的疾病。医生常常放弃病人,让他们自我指导解决这些混乱的状态。不知道做什么和向谁求助,患者继续自我指导,常常使用不合适的营养元素,这不利于愈合,使身体遭受持续性的试验和错误。久而久之,这往往使病情恶化。
     
  • 阶段C-不平衡状态。随着身体功能继续受损,它将会变得越来越糟。身体逐渐变得越来越难控制微妙的体内平衡。因此正常的平衡丧失。你的身体将努力试图去维持自主神经系统活性的平衡,但是它的自主反应和受损的代谢、清除和排毒通路中受损的受体结合位点发展到矛盾、无法预测和夸张的地步。身体内部的恒温器是“坏掉的”。常见的症状包括心悸、眩晕、体位性低血压、焦虑、肾上腺素快速分泌、温度不耐受和心跳过速。
     
    这种天然和夸张的反应将会进一步削弱已经存在的肾上腺皮质功能不足。临床表现包括血糖水平的波动、脆弱的血压状态、肾上腺素的亢奋反应包括心悸、盗汗和过于焦虑以及抑郁的状态。患者通常会受挫,觉得他们被医生放弃了。身体内部简直进入“分崩离析”的状态。这个阶段的患者往往是无行为能力的,通常被称为“活死人”。当务之急是要把此时的保健完全让给有资格的专业医生指导,这种功能障碍的程度远远超过最精明的以自然为本的卫生保健提供者的专业知识。
     
  • 阶段D-接近失败。身体内所有的激素都以某种形式彼此相互关联。许多重要的激素需要依赖其他激素才能工作。例如,雌激素需要孕激素才能工作。随着皮质醇降低到低于正常日常功能需要的水平或输出失败,身体可能会下调需要的量,来维持只有最必要的身体功能。这种下调进一步降低皮质醇的输出,加剧了一个向下的恶性重叠循环。自相矛盾的反应变得极端,身体变得不能忍受任何形式的营养补充,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中包括不能清除有毒代谢产物,使之积累在体内,实际上导致病情恶化。
     

当这些发生在一个器官系统,身体的其余部分也会下调,有一些不利的反应。消化变慢以节约能源、清理代谢产物变慢以节约能源、基础代谢下降以节约能源。减肥是非常困难的。在这个阶段,肾上腺已经失去它们作为身体压力控制中心的能力。它开始变得敏感,产生一些副作用,在没有很好理解病因时就试图发挥作用。由于生理机制不遵循传统的科学逻辑,肾上腺继续出现频繁的崩溃。目前的原因包括泵发生故障的可能性、低清除能力状态、积极的反馈回路、受体部位功能障碍和这个阶段经常出现的各种极端自相矛盾的反应。肾上腺皮质皮质功能的关键的基本营养元素如Vit C,变得严重枯竭。Vit C、皮质醇、脱氢表雄酮和孕烯醇酮,所有这些都正常需要,不再带来任何症状改变,相反它们可能变得无效和可能有毒。肾上腺有多衰竭,肾上腺能耐受药物或营养元素的量就有多少,即使很小的剂量。这一阶段似乎没有任何作用。任何试图通过口服或静脉注射补充营养元素的做法,事实上可能导致病情恶化。残酷的向下代偿失调循环是根深蒂固的。患者变得绝望,试图通过自身来克服他们身体和精神上的衰竭,但结果无济于事。表面上有抑郁症和自杀倾向。

这不是一个能够自我指导的状态,绝对需要专家的专业指导。不幸的是,合格的医生在这个领域是及其罕见的。

阶段4:失败。最后,肾上腺完全枯竭。这个阶段的病人患心血管虚脱和死亡的几率很高。当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提前到了这个阶段时,它和亚临床和临床阿狄森氏病也叫做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之间的界限就分不清楚了。这个阶段的症状包括腰背部、腹部或腿的突发性穿透疼痛,严重的呕吐和腹泻,脱水,低血压和意识丧失。

大多数情况下,阿狄森氏病危机是比较罕见的,因为症状足够严重,在危机发生前,病人能够迅速就医。但是,大约25%的病人在阿狄森氏病危机时首先出现症状。如果不进行治疗,阿狄森氏病危机可能是致命的。尽管疾病的病因不同,但是阿狄森氏病危机和肾上腺疲劳综合症第4阶段的最终临床表示是非常相似的,它们说明了肾上腺皮质功能代偿失调一个连续。

随着身体发展到肾上腺疲劳更严重的阶段,总的症状会变得更突出和复杂。随着身体在每个阶段处理正常生活压力能力的减弱,疲劳开始不堪重负。在肾上腺疲劳严重的情况下,身体常常会发生许多人们不愿意发生的不正常和自相矛盾的反应。这种情况在第3阶段特别普遍。这是身体加重肾上腺衰竭和不平衡、体内平衡缺失、多发性内分泌轴的不平衡、心脏收缩力衰竭和身体的敏感反应。症状包括:

  1. 服用类固醇时,没有镇定的感觉,而是疲劳或全身乏力。
  2. 休息时突发的焦虑和濒死。
  3. 尽管心脏功能正常,突发的心悸。
  4. 突然出现血压波动。
  5. 当服用高剂量的Vit C或镁时便秘而不是消化顺畅。
  6. 服用Vit C、肾上腺腺体或草药后有过度兴奋和焦虑的感觉。
  7. 经过解毒计划像果汁禁食后越来越有毒而不是感觉更好。
  8. 服用选定的营养素后有“崩溃”的感觉。

尽管在20世纪初,亚临床的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和它的各个阶段被认定为不同的临床综合症,但是大多数传统的医生并不熟悉这种疾病,因为它很难通过传统的血液检测来正确的诊断。在肾上腺疲劳的情况下,肾上腺皮质激素可能比较低,但是它们仍在正常范围内,还没有低到通过定期血液检测能够诊断出阿狄森氏病来。它们被血液检测结果误导了,不幸的是,不够灵敏来检测亚临床肾上腺疲劳。因此,进行肾上腺皮质功能测试的病人常常被告知他们是“正常”的,但是事实上,他们的身上表现出来的是非最佳状态,伴随着来自身体需要帮助和注意的明确的症状和体征。

肾上腺和OAT轴不平衡

当压力已经不堪重负身体的正常代偿反应时,肾上腺常常首先发生的是内分泌功能损坏。不幸的是,这很少被认为是一种病理状态。可接受的社会补偿性行动如咖啡的摄入,常常掩盖了肾上腺疲劳早期肾上腺分泌过多的现象。接下来的内分泌腺体受到影响,是胰腺产生胰岛素的部分。身体血糖开始变得不平衡,这种功能障碍是由汽水、能源药物和甜甜圈的摄入产生的暂时性的现象。胰腺后是甲状腺。呆滞、感觉冷是主要的症状,这将导致病人第一次就医。这常常发生在当甲状腺机能减退被首次诊断出来时。通常会开甲状腺替代药物进行治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超过70%服用甲状腺替代药物的病人仍然有症状。随着甲状腺机能减退,还有雌激素占主导地位的症状,这种状态是卵巢系统功能障碍的反应。表现出来的症状包括经前综合症、子宫内膜异位、乳房肿块和月经不调。激素替代药物也许短期内能够起作用,但是除非肾上腺是首次参与,病人的反应常常是迟钝的,最后会失败。最后,甲状旁腺、松果体、自主神经系统和下丘脑也会受影响。此时,OAT轴严重失衡。

肾上腺疲劳常常到最后才被诊断出来,只有当病人已经严重的代偿失调,并发严重的卵巢和甲状腺功能障碍,才会引起注意。尽管被诊断出来,但是仍然没有足够的重视频繁并发的卵巢和甲状腺失衡,现在已经是OAT轴失衡全面爆发的状态。

这个失衡的关键点在于甲状腺对皮质醇的调控。肾上腺疲劳时,内部皮质醇失衡常常产生多器官性的疾病,包括甲状腺和卵巢。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常常是对二级临床或亚临床甲状腺功能机能减退的忽略造成的,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重要原因。病人在医生办公室经典的介绍是抱怨疲劳、皮肤干、体重增加、体温低和失眠。甲状腺化验结果显示的是甲状腺激素正常或偏高、T3或游离T3正常或偏低、T4或游离T4正常或偏低。对病人正常开的药方是各种甲状腺替代药物。这些也许能暂时改善病人状况,但是最后会失败,恢复反应很迟钝,症状会持续下去。也许会开过量的甲状腺药物使可能出现的次优血药浓度正常化。随着基础代谢提高,身体会过度劳累。这会暴露已经存在的肾上腺衰弱,加重已经存在的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和引发肾上腺衰竭和肾上腺危象。当医生没有选择,只能通过开抑郁药来控制症状,从而帮助病人。这常常不起作用,反而使OAT轴失衡恶化。

重要的是要意识到最佳的肾上腺皮质功能在这个平衡中起到关键作用。当肾上腺比较脆弱,皮质醇诱导和器官的抵抗,几乎适用于所以其他激素的调控器官,包括卵巢、甲状腺和胰脏。肾上腺疲劳时,很少有激素能以它们的最佳水平工作。大量的激素包括胰岛素、孕激素、雌激素和睾丸激素都会受影响。正常的负反馈回路减弱,血液中特定的载体激素会被打乱。因此,每一种激素调节和微调靶器官以实现动态平衡的作用往往大打折扣。血压变得不稳定、血糖水平可能出现大幅度波动、两极和焦虑状态任意发生、活性肾上腺素变得无法控制、大脑混沌是普遍现象、新陈代谢功能减慢和月经量变得不规则。

由于他们缺乏对肾上腺疲劳的临床培训,临床医生常常发现他们会面对脆弱的甲状腺和卵巢系统,而忽略了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让我们来看看这如何造成破坏性的影响。肾上腺疲劳早期,由于身体试图抵消压力分泌更多皮质醇,因此皮质醇水平比较高。然而过多的皮质醇分泌将会带来很多不良影响。例如,皮质醇抑制孕激素受体,使它们对孕激素不太敏感。通常由肾上腺产生的孕激素开始停止对皮质醇的响应。

孕激素分泌不足将导致孕激素和雌激素之间不失衡。通过降低孕激素来补偿雌激素,身体也许会产生许多与过多雌激素相关的不良副作用。这将产生一种雌激素占主导地位的情况。在妇女35岁左右或40岁出头时,我们将会看到与过多雌激素相关病情的扩散,比如经前综合症、纤维瘤和绝经前综合症。

很多长期患者的甲状腺和肾上腺功能都比较低。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在提高甲状腺激素之前通过支持肾上腺素来进行恢复过程。否则,增加甲状腺激素的循环可能会进一步加重已经十分脆弱的肾上腺多的压力,导致肾上腺崩溃和进一步的代偿失调。恢复方案如果只侧重于单一器官的功能障碍,二不考虑整个轴的失衡,常常会失败,事实上可能使病情恶化。

试图重新平衡卵巢和甲状腺激素,而没有仔细留意肾上腺激素,常常会失败。相反地,在肾上腺恢复时,首先考虑肾上腺的方法常常会产生特殊的结果,就是卵巢激素和肾上腺激素常常会重新平衡自己。

甲状腺机能减退(甲减):

甲状腺的作用就像人体的晴雨表。它的主要功能是帮助细胞将氧气和热量转化成能量。它调节心率、血压、体温、代谢和成长。

超过一千万的美国人被诊断患有甲状腺疾病,据估计另外一千三百万人还未被诊断出甲状腺疾病。大约10%的成年人受这种经常被忽略的流行病的折磨。甲状腺功能失调可能影响健康的几乎各个方面。这是老龄化过程中诊断出许多激素失衡下的其中之一,连同雌激素占主导地位和肾上腺疲劳。据估计50岁中1/12的女性将患有不同程度的甲状腺机能减退。事实上,老年人中,甲状腺机能减退常常被误诊为痴呆。

甲状腺受促甲状腺激素信号引导会分泌两种重要激素:三碘甲状腺原胺酸(T3)和甲状腺素(T4),负责调节体内每个细胞的细胞新陈代谢。一个健康的人分泌所有的游离T4(大约90-100mcg每天)和大约20%的游离T3。T3是由甲状腺分泌,循环到整个身体,转化成大约同等数量的T3和反向T3(rT3)。大多数甲状腺激素的生物活性取决于T3。它对甲状腺受体有较高的亲和力,大约是T4药效的4倍。rT3是T3的制动系统。它不只是非活性状态(大约1%的T3具有活性),它能结合T3受体,阻止T3的活动。因此T4应该被当作一种有利激素,是T3和rT3的前体。正常的T4转化T3的比例是3.3:1。甲状腺能够正常运转需要T4、T3和rT3的完美平衡。因此,T3/ rT3是真正的组织甲状腺功能减退的最重要的指标之一,以及细胞功能减退的关键指标。

很多因素能促进甲状腺问题的发展,例如外部辐射,过量摄入豆制品,服用药物如有抗甲状腺作用的锂,过度摄入未煮过的“致甲状腺肿”的食物,比如西兰花、芜菁、萝卜、花椰菜和球芽甘蓝,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或肾上腺疲劳(一般由长期压力造成),汞中毒(汞合金含50%的汞),自身免疫疾病和感染。

作为身体代谢的主要调节因子之一,甲状腺功能低下的症状会产生一个全身反应。症状包括:

  • 疲劳和低能量,由于细胞能量转换的缺陷和难以从T4转化T3,白天需要休息。
  • 由于很少的甲状腺储备来增加对新陈代谢的需求(例如寒冷的天气),使皮肤变得干燥、鳞屑、粗糙和冷。
  • 由于细胞更新和组织/头发的产生缓慢,产生过量不明原因的脱发。
  • 由于营养元素和氧气转化为热量变得缓慢,一个房间里,在别人感觉暖和时会对冷很敏感。
  • 由于大脑中甲状腺水平不足,造成大脑混沌和抑郁症。
  • 由于新城代谢减少,不明原因的体重增加,加大脂肪细胞抑制T4,造成损耗和进一步的低迷。
  • 便秘,由于镁的补充。
  • 由于睾丸素、雌激素和孕激素的干扰造成性欲低下、经前综合症、流产以及不孕不育。
  • 由于甲状腺衰竭造成的胃肠道肌肉活动的减少,会产生腹部绞痛和烦躁症。

甲状腺机能减退(甲减)可以分为初级或继发性。初级甲状腺机能减退可以通过甲状腺替代药物很容易得到治疗。如果经过甲状腺替代药物治疗后,甲状腺功能减退的症状如体温低、疲劳、皮肤干和体重增加仍然持续下去,那么人们必须寻找甲状腺功能低下的其他原因。

继发性甲减是其他器官系统故障引起的甲状腺功能低下。最常被忽视的原因之一是肾上腺疲劳。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可能是临床和亚临床继发性甲减最常见的原因。肾上腺皮质功能低往往导致甲状腺功能低,经典的证据是高甲状腺结核球蛋白(TBG)、游离T4低、游离T3低、促甲状腺激素高和体温低。很少有医生能检测到这方面。幸运地是,当解决了上面的根本问题(如肾上腺疲劳)后,继发性甲减可逆转。


肾上腺和OAT轴:

肾上腺失衡也许是所有内分泌失调中最扑朔迷离、错综复杂和难以管理的。试图管理甲状腺症状,而没有充分考虑到错综复杂的基本根源在于卵巢和肾上腺系统,结果常常是失败的。

甲状腺和卵巢与肾上腺系统有错综复杂的关系。通过它的代谢调控,可以影响生殖腺的活动。甲状腺能影响性激素结合球蛋白(SHBG)、泌乳刺激素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的分泌,这些会影响月经周期和怀孕的能力。甲状腺激素也能刺激卵巢分泌孕激素。除了有足够的孕激素在子宫中为卵细胞提供一个有力的环境,否则不可能怀孕。当她们的亚临床甲减得到治疗后,女性就能够克服不孕问题。肾上腺的一个关键的支持化合物,是纤维囊性乳腺疾病最好的自然疗法之一。

年轻女性以及更多成熟的女性中,甲状腺异常可以造成月经周期的问题。多囊性卵巢综合症和不孕的女性通常孕激素水平长期低下。经期前的女性,这些问题往往加剧。未经治疗的甲状腺问题可能导致不孕、经前综合症和更年期症状。另外,甲状腺激素与雌激素和孕激素的某些特定代谢产物类似,雌激素和孕激素可以阻止或促进甲状腺的受体结合位点。甲状腺激素T3和T4失衡与雌激素和孕激素失衡结合,产生类似更年期的症状,可以在情绪、体温调节、体液潴留、能量和睡眠方面导致许多不同的后果。有正常促甲状腺激素的女性实际上可能出于亚临床甲减状态,且并不知情。

甲状腺与肾上腺系统是紧密连接在一起的。当肾上腺衰竭时,肾上腺处理压力下的正常身体功能和对能源的需求,往往大打折扣。为了提高生存率,肾上腺强迫下调能源的产生。换句话说,为了维持能源,身体下调新陈代谢。身体需要休息。较低能源的输出会减少身体的工作量。随着甲状腺下调,T3和T4的分泌降低。下调也导致甲状腺结核球蛋白(TBG)增加。更多的甲状腺激素在一个相对基础上,更少被释放到细胞中工作。这将导致减少血压中游离T4和游离T3水平,此时总T3和T4水平可能是正常的。最后但重要的是,皮质醇本身能够抑制T4转化成T3,可能也影响他们进入细胞。在这个下调的过程中为了提高生存率,身体也能使一些可用的T4转向生成非活性的反向T3。T3作为一个制动系统,与T3的功能相反。这种T3的减少和rT3的增加甚至在消除压力以及皮质醇恢复到正常水平后,仍然持续下去。而且rT3本身能抑制T4转化成T3。这也许能够使非活性rT3的产生延续下去。如果rT3比例占主导,它降抵制T3,可能产生一种叫作rT3支配状态。尽管有足够的T4和T3循环水平,这仍会产生甲减症状。因此,身体有多种途径下调能源产生,以在肾上腺方面提高生存率。

T4和T3的化验结果可能是正常的,甲减的经典症状仍然很明显,持续低体温和踝反射缓慢。或者,游离T4或游离T3的化验结果可能比较低,但是促甲状腺激素是正常或偏高的。在这两种情况下,首先考虑甲状腺T4和T3替代药物,而不是首先考虑加强肾上腺,这是常犯的错误,常常导致OAT轴失衡状态恶化。原因很简单。甲状腺替代药物往往会增加代谢功能。当身体试图通过上述提到的许多机制进行下调达到休息时,提高基础代谢率就是将身体所有系统同时放入过度劳累状态。身体的生存机制目的是减少或不增加T4和T3的水平。身体想要什么(减速)和服用什么药物(加速)彼此截然相反。

在肾上腺疲劳综合症严重的情况下,没有同时考虑甲状腺恢复,就服用甲状腺药物,结果常常是失败的。在很多情况下,它类似于火上浇油。已经脆弱的低能量状态的肾上腺系统可能无法负担额外的能量输出。肾上腺所需要是休息,而不是额外的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服用甲状腺药物可能首先能够暂时缓解症状和略提高能量。这往往是短暂的。不幸的是,随着甲状腺药物进一步破坏已经存在的脆弱的肾上腺,会再有疲劳的感觉,常常产生肾上腺危象。整体疲劳程度继续提高,远远超过了药物试图控制的水平。只有增加用药剂量或者换成更强大的甲状腺药物,才可以避免恶化疲劳。

让我们更详细的来看看这个。一旦服用甲状腺替代药物,T4、T3或TSH化验结果可能会得到改善,但是在临床上病人的病情并未得到改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会恶化。医生会被已经得到“改善”、正常的化验结果所误导,二认为不可能并发甲减,这些是主要的罪魁祸首。除非将FT4、FT3或rT3值分解成临床图片,否则仍然不知道真正的甲状腺药物的细胞传递。通过迫使身体产生持续性的低体温来引起注意,仍然未得到改善。不知情的临床医生可能会继续增加甲状腺药物剂量,试图缓解不愉快的和尚未解决的甲减症状。如前所述,这个方法长期内几乎不起作用。只要肾上腺仍然运作,它们将尽可能的继续下调,钝化身体对甲状腺药物的反应。久而久之,尽管改善或稳定了T4、T3和TSH水平,可能在正常范围内,但是在临床上,病人仍然需要越来越大的剂量,以保持症状不变。用药后,经典的甲减症状仍然持续,病人继续产生尚未解决的症状,低体温拒绝正常化。

如前所述,病人通常因为TSH高或低,T3、游离T3、T4、游离T4偏低或正常,持续低体温,而首次就医。由于忽略了肾上腺,他们常常被认为是初级甲减而进行甲状腺替代药物治疗。当症状未能得到改善,目前的趋势是从一个药换到另一个。开始用人工合成的T4,到T4/T3的混合物,最后到药效大的T3,对病人进行持续的实验,尝试着从一个药换到另一个药的错误做法。随着这个的进行,身体继续代偿失调,用药量通常越来越大。尽管医生做了最大努力,病人的病人常常继续恶化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达70%进行甲状腺替代药物治疗的病人仍然出现甲减症状,这一点也不奇怪。最后,病人的身体对甲状腺药物超负荷,此时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副作用,如心悸、颤抖、病人继续感到疲劳和呆滞。这种状态被称为“兴奋和疲惫”状态。

因此那些患有甲减但是服用甲状腺替代药物后并未改善的病人,应该研究将肾上腺疲劳综合症作为他们甲状腺问题的一个可能因素。在这种情况下,使肾上腺功能恢复正常是关键,这通常使甲状腺症状自动得到解决。患肾上腺疲劳综合症的病人恢复得越快,甲减症状得到解决的就越快。这可以在几周内发生。随着肾上腺功能恢复正常,进行甲状腺替代药物疗法的病人都会发现需药量减少。事实上,如果当病人肾上腺疲劳恢复,而并没有减少甲状腺药物用药量时,他将会变成过量用药,从而有可能产生甲亢。这是改善肾上腺功能的一个重要的尺度和良好的指标。这归功于肾上腺而不是甲状腺。随着肾上腺功能得到改善,不再需要下调,而且甲状腺的抑制被解除,结果会使甲状腺功能正常。对于那些通过先加强肾上腺来达到甲状腺功能恢复的病人来说,我们将不难看到通过这种疗法几年后,身体在不增加甲状腺药物下能够就获得能量。事实上,随着肾上腺功能得到恢复,可能不再需要甲状腺替代药物,可以随着时间推移完全停止用药。

重要是注意到在肾上腺集中恢复甲状腺期间,由于滞后效应,甲状腺功能的化验结果将继续显示出甲减症状。TSH可能继续升高超出正常范围,而游离T3和游离T4继续降低。这种滞后效应可能会持续几个月。但是,随着肾上腺恢复,病人在临床上将得到改善,不断上升的体温恢复正常、提高能源、甲状腺药物的需求减少和体重得到改善。这种滞后效应可能会持续几个月。但是,随着肾上腺恢复,病人将在临床上得到改善,不断上升的体温恢复正常、提高能源、甲状腺药物需求量减少和体重得到改善。没有经过培训认识到肾上腺和甲状腺相互关系的传统的医生,将会惊喜的发现他们的病人尽管化验结果不正常,但是在临床上得到改善,但不知道为什么。当然,关键在于改善肾上腺皮质功能。

在并发肾上腺和甲状腺功能障碍时,重要的是要将主要重点放在改善肾上腺上,在没有专业指导下,不要突然停止任何甲状腺药物(和其他可能有刺激性作用的化合物如草药和腺体)。突然停止用药可能导致非常不愉快的和无法忍受的戒断症状。在极少数情况下,可能会出现肾上腺危象。最好的临床策略是把重点放在改善肾上腺上,然后通过自身来改善甲状腺功能。

另一方面,当脆弱的肾上腺和甲状腺同时出现和出现不适当时,会形成一个不良的不断加强的恶性螺旋式下降的功能障碍。患者需要甲状腺药物的剂量越来越大以消除疲劳,可能会结束依赖过度和强大的甲状腺药物,但是随着剂量的增加,仍然会产生毒性甲状腺的副作用症状(如心悸)。他们出现如前所述的“兴奋和疲惫”,全天持续疲劳、无法入睡和焦虑。不是甲状腺药物的刺激性,而是肾上腺持续的和巨大的排斥反应,使得肾上腺功能继续减弱,结果导致身体继续下调以节约能源。这是最坏的两全其美。它发生的频率太快,悄无声息。医生和病人常常对临床上出现的矛盾百思不得其解,如实验室TSH水平的提高(不断增加药物的结果)或难以下降的高水平TSH,甲状腺药物需要量的增加以维持能源和不断恶化的肾上腺疲劳综合症,持续的低体温、代谢失衡、体重增加和惰性增加。

最后,需要注意的是,当基础代谢紊乱导致OAT轴失衡时,定期减肥常常会失败。比较好的是,当解决了此轴的失衡时,随后体重会自然下降。因此将减肥作为首先恢复的指标,这通常是一个失败的策略。

甲减、肾上腺疲劳和OAT轴失衡:

通过服用甲状腺替代药物,仍有70%的患者继续出现症状。医生常常没有花必要的时间来了解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如何导致临床或亚临床继发性甲减。过度依赖化验结果来衡量甲状腺替代疗法是很常见的。甲状腺功能测试可能保持在正常范围内,但是病人的病情仍然没有得到改善。医生以为,可能需要较高剂量的药。在调节并发的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和甲减时,这常常是一个失败的策略。增加甲状腺药物只是为了掩盖隐藏的肾上腺虚弱。久而久之,尽管病人的用药剂量不断加大,但是病情继续恶化。随着甲状腺药物剂量的变大,病人可能出现心悸和焦虑。同时,由于潜在的撤离问题,减少用药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下表列出了甲状腺疲劳综合症和甲减的主要体征、症状和差异

特点

甲状腺疲劳

甲减

身体的测量

体重

早期:体重增加 严重期:体重无法增加

体重增加

体温

97.8或更低

低于 90至98.6

体温调节 波动和夸张 稳定
     
心理功能
心理功能 大脑混沌 思维迟钝
抑郁症 有时候 经常
     
身体外貌
眉毛 全的 稀疏的,不足1/3
头发 绝境时薄、疏 粗而稀疏
脱发 有时 常常
指甲 薄、脆 正常下厚
眼眶周围组织 凹陷 浮肿
皮肤 正常
肤色 干燥 油性或湿润
     
内在感受
韧带的灵活性 良好 贫乏
体液潴留
疼痛 头痛、肌肉痛、偏头痛 关节痛、肌肉痛
反应性 加强或高反应 低反应
     
病情
感染病史 普通的 偶尔
长期疲劳
体位性低血压 经常
血糖 趋向于低血糖 正常情况下高血糖
心悸 经常
消化道功能 烦躁或多动症 便秘和机能减退
不正常的吸收
药物敏感 经常 正常
     
个体特性
个体特性 类型 A 类型 A or B
强迫症 经常 Mixed
     
习惯
睡眠模式 清晨2-4点醒来 熟睡
温度耐受性 不耐受冷 不耐受热
嗜什么食物 嗜糖和盐 嗜脂肪

经常会同时出现肾上腺功能低下和甲状腺功能低下的症状。事实上,这是经常发生的,而不是例外。传统医学由于忽略了甲状腺疲劳,通常错过了治疗。经历过创伤和压力事件后,如怀孕、事故、感染或情绪创伤,像离婚或配偶的死亡,被诊断为甲减的病人,如果甲状腺替代药物疗法单独不起作用时,尤其需要特别注意。

体温调节差的患者往往更容易有混合症状。如果同时有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和甲减的症状,就是为了提醒我们可能并发了肾上腺疲劳综合症和甲减。这在OAT轴失衡时经常出现。这群人可能会出现一个稳定的体温值,从90's到98.6。他们的体温与环境温度相比,可能略有夸张,比如外界比较暖和时感觉热;外界凉爽时感觉冷。

具有混合症状的病情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应该优先考虑改善肾上腺,它是整体恢复过程中的关键因素。在这种情况下,肾上腺正常化常常导致甲减症状出现自发的和戏剧性的变化。

轴各组分优势:

OAT轴失衡时,其中轴的一个组成成分早临床上常常占主导,因此有更多的问题。一般甲状腺、肾上腺、卵巢之间的不平衡时不相等的。临床上占主导地位的部分常常反应了器官系统,它们在本质上最弱,因此更容易受损。例如,与肾上腺和卵巢功能减退相比,甲减的症状可能更严重。

临床上,那些甲状腺主导的患者除了甲减的经典症状像皮肤干和难以减轻体重外,通常会有严重的低能量。他们临床上主要的症状是疲劳。他们过于疲劳,担心患上经前综合症或抑郁症,即使已经出现了抑郁症状。这对于卫生保健提供者来说是一个线索。不幸的是,大多数卫生专业人士没有意识到这些,除非他们接受过肾上腺疲劳综合症专业知识的培训。医生很容易被误导,认为甲状腺是唯一的问题,而没有考虑其他器官,这将导致不完整的诊断和无效治疗。

肾上腺主导型的患者常常表现为脆弱的精神状态,如焦虑和烦躁。他们同样很疲劳,但是同他们经历的过山车式的情绪来说,容易引起愤怒或狂怒,疲劳是次要的。最后,卵巢主导型的患者除了经前综合症和其他雌激素主导症状,通常会有大脑混沌和记忆力丧失的症状。

在制定全面恢复计划时,认清OAT轴组成成分中哪一个是主导因素在临床上起着重要作用,因为每一种的营养供给、饮食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彼此不同。例如,肾上腺主导中,天然化合物γ-氨基丁酸通常对睡眠很有帮助。但是当甲状腺主导时,γ-氨基丁酸没有5-羟色胺有效。每一种营养素都有自己独特的“物尽其用”的途径,需要用到合适的病情中,才能发挥最大效果。

在饮食方面,甲状腺主导型的病人进行素食膳食,从而增加纤维负载,以提高胃的消化;而卵巢主导型的病人,相对碳水化合物来说,进行高蛋白膳食比较好。肾上腺主导型病人通常进行偏蛋白和脂肪的均衡饮食最好,以及多餐饮食来克服低血糖。混合型的病人需要以上的结合。

在锻炼方面,甲状腺主导型的最佳方式是有节奏的运动如跑步或游泳。卵巢主导型最好是轻柔的和注意力集中的运动如瑜伽。肾上腺主导型比较棘手,他们常常分为两种主要类型:高肾上腺皮质功能和低肾上腺皮质功能。低肾上腺皮质功能的患者通常不应该进行任何锻炼,直到身体通过补充适当的营养和饮食恢复。但身体的储存增加时,可以考虑逐渐扩大的等距和等渗锻炼。

恢复过程中,主导类型也常常会发生变化。例如,病人是甲状腺主导型,可以逐渐发展成肾上腺主导型。这可能发生在甲状腺功能得到改善时,或者有一个急性的肾上腺危象,掩盖了甲状腺的病情。在恢复阶段知道哪一种成分占主导,能够指导临床医生制定优先恢复计划和在合适的时间使用适当的自然支持方法。常见的自我指导或鸟枪法,没有仔细考虑主导类型和病情发展程度,这常常导致恢复推迟或失败。

结论:

身体的卵巢、肾上腺和甲状腺形成了一个生理的等边三角形,它们必须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才能使身体功能达到最佳,任何一个器官系统的改变都将影响到其他两个器官。

一个虚弱的卵巢系统能恶化肾上腺皮质功能,也会削弱甲状腺功能,导致肾上腺疲劳和甲减。

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平衡会加重甲减和恶化刺激素主导。

甲减将加剧肾上腺虚弱,使卵巢激素反应变迟钝。

当OAT轴不平衡时,涉及到多个器官,会发生功能性障碍。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不进行适当的改善,身体功能将会进入一个级联代偿失调的恶性向下循环中。由于药物和治疗方法不当,这常常会恶化。

除了OAT轴失衡的主要症状,甲减、雌激素主导和肾上腺疲劳,其他器官系统也经常参与,特别是在高级阶段的不平衡。例如,加工和吸收的营养物质往往大大折扣。,由于肠漏、肠易激综合症,对食物敏感和内部生态失调影响了正常菌群,从消化道吸收的营养物质减少。肝功能下降,尽管化验结果显示的是正常的肝功能。良好的营养物质,如果不能正确处理和代谢,会变成有毒的。有毒的代谢产物在体内循环,如果没有正确的清除,会导致大脑混沌、关节痛、皮疹、过敏症、肌肉不适和多种化学物质敏感以及其他许多症状。当此轴平衡不好时,没有一个器官系统能够幸免于功能障碍。

OAT轴失衡的女性常常发现她们向各种专科医生咨询,这些专科医生不会注意到卵巢、甲状腺和肾上腺功能障碍的并发性。常常开激素替代药物,无论天然还是人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OAT轴失衡的病人常常发现用这种单一集中的方法会导致反应迟钝。这种策略必然导致在其他两个器官中一个常被忽略的变化。例如,如果服用甲状腺药物,我们不难同时发现,月经不调,这是卵巢激素的作用;处理压力能力下降和疲劳恶化,这是肾上腺的功能。临床医生开始困惑为什么恢复如此缓慢。病人很泄气,开始对健康专业医生失望。最后,当不断增加剂量不能达到治疗目的后,病人会放弃治疗。

传统的医生往往使用抑郁药、甲状腺替代药物和卵巢激素如雌激素和孕激素(甚至是天然激素)。没有仔细考虑OAT轴的失衡,这些药物会恶化失衡。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进行激素替代疗法的病人才发现这种努力是失败的。尽管激素水平正常,我们还是经常观察到雌激素主导的症状,像潮热、臀部体重增加、谁潴留和忧郁。

OAT轴失衡时,医生和病人常常都困惑了,因为跨越了多个器官的各种症状的重叠和矛盾的行为,违反了传统的医学逻辑。尽管换了许多专业医生和医院,结果通常是一样的-沮丧的临床医生和失望的病人。

最终被放弃的病人常常进行自我指导治疗。由于病人缺乏临床经验,这常常是徒劳的。从一个营养补充剂徒劳的换到另一个,这个实验和错误的方法总是导致所有参与器官的进一步代偿失调,常见的不利的甲状腺危象和肾上腺衰竭,这是严重和高级的OAT轴失衡的标志。

任何认真的使该轴正常化的尝试,应该首先考虑肾上腺皮质功能恢复。使肾上腺正常化,首先考虑激素调节。但需格外注意,应该同时平衡所有3个轴。

肾上腺处理生活中的日常压力。女性必须使肾上腺正常,以维持身体总体激素的平衡。事实上,仅仅更换缺陷激素,而不解决肾上腺的总体健康,这是一个创可贴做法,从长远来看往往是无效的。正常化的进程可以从调查和消除压力源开始。压力源本质上往往是长期性的,跟生活方式、饮食、精神和炎症有关。患严重月经出血和肾上腺衰竭的女性,通过使用天然化合物提高内部皮质醇分泌水平来使肾上腺皮质功能正常化。在考虑孕激素治疗之前,应该尝试充足的睡眠和合理的饮食以及其他适当的营养补充剂。外源皮质醇替代疗法和刺激性营养素(可能包括各种草药和正常情况下是适应原的腺体)只能作为最后的方法和仅仅只能在暂时的基础上,因为实际上它们可能恶化病情。

如果使用得当,使用适量的营养补充剂当然当然可以加快恢复进程)。我们要尤其注意虽然很多营养素可以帮助肾上腺恢复,但是只有少数是在任何时间点都需要的,特别是OAT轴失衡时。许多人对一连串的天然化合物使用鸟枪法进行管理,这种方法额外加重了已经虚弱的肾上腺的负担。并不是越多越好,除非身体本身能够处理它。OAT轴失衡有多严重,营养素的选择就要更加仔细。必须注意频繁的毒性作用,此时正常的营养素可能出现,伴随着许多复杂的副作用,能够使病情恶化。当OAT轴严重失衡时,天然化合物包括许多适应原、草药、激素前体和维他命,如果在没有专业医生指导下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往往会引发不良的成瘾性和戒断症状。

OAT轴失衡是一个很严重的疾病,如果没有合适对待会变得非常衰弱。由于缺乏经验在临床上进行指导,大多数自我指导的恢复方案是失败的。找到合适的专业医生可能是做重要的一步。如果你的医生对这种复杂的轴失衡和它的各种临床表现和现象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他就不能开始帮助你。不幸的是,很少有医生有资格处理OAT轴失衡,因为他们就没有经过培训。传统的医生常常不知所措。传统医学对肾上腺疲劳、雌激素主导和rT3主导还没有正确认识,尽管百万患者出现的症状与这些不平衡紧密联系在一起。最有资格处理这些的医生在处理很多这样的情况后,通过丰富的临床经验,总是能够成功的获得他们的知识和技能。

因为患OAT轴失衡病人的多系统参与和身体虚弱的状况,错误的恢复计划不仅仅是失败,而且会使病情恶化。对于那些选择自我指导恢复的病人,这也许是最大的危险,将自己放入不知不觉的危险中。

一个人的年龄越大,自我指导失败的风险就越大。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处理压力的储备能力降低。由于经验不足导致自我指导方案错误,病人吸收和承受不可避免的错误的能力降低。随着每一次自我指导错误(常常不知不觉或无意中),身体代偿失调,而且从未完全恢复,即使临床症状和体征可能是稳定的。如果任由这种失衡继续下去,并且没有迅速的将身体放到正确的恢复轨道上,那么临床表现往往变得更糟而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好。失衡有多严重,就越难完全恢复,而且恢复的时间就越长。最后,许多OAT轴失衡严重的病人变成身体无行为能力和精神残缺。他们不能工作,实际上变成社会或亲人朋友的负担。

相反地,一个医生临床上成功的标志是患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逐渐的恢复,且没有严重的不良崩溃。许多患者从这个失衡的状态中完全恢复。身体具有良好的自我修复系统,在大多数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给予正确的营养素和在正确和知识渊博的临床医生照料下,它们能够良好的运转。我们经常能够在几个星期内看到显著的改善。临床医生的经验越多,恢复时间的跨度就越短,达到有效结果的速度就越快。



Best Selling Books by Dr. Lam Enjoy Free Access to all we have to offer... Enjoy Free Access to all we have to offer...

As featured in NBC, CBS, FOX, and ABC As featured in NBC, CBS, FOX, and ABC
As featured in NBC, CBS, FOX, and ABC
Disclaimer regarding Dr. Lam and the Adrenal Fatigue website
Disclaimer regarding Dr. Lam and the Adrenal Fatigue website
Check out our free mobile apps for Adrenal Fatigue Get the DrLam app in the iTunes store to help your Adrenal Fatigue The DrLam app is available on Android to help your Adrenal Fatigue
Dr. Lam and the Adrenal Fatigue website is SSL secure
Top
Facebook Pixel